媒体报道

媒体报道周克华不能伤无辜

  《周克华曾研究张君 认为其弱点是女人》、《周克华抢钱交给女友 钱少被骂》﹑《周克华女友最高可判死刑 受害人获赔几率少》……伦敦奥运的喜悦刚过,重庆的几声枪声缭乱了国人的心扉,周克华这个名字顿时成为国内媒体争先报道的对象,一个报道其生前的无恶不作,一个报道其死后的死不足惜。对于周克华这个悍匪,笔者认为其伏法实属国人的心中快事,而国人似乎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,2004年马加爵事件最大的成功是在于媒体反思软暴力,反思媒体在马加爵报道中的一边倒的抹黑而忘却社会因素。 

  笔者纵然不是支持周克华的罪恶行径,也不是同情此人的所作所为。而是对媒体惯性的“好恶评价”思维有些许隐忧,经历了2004年媒体对马加爵报道的反思,似乎现在国内媒体的记性有点“健忘”,中国古人有句名言“罪不及无辜”,而媒体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不仅烧到了周克华女友的身上,还烧到了其母身上。其母的衣物遮蔽其脸或许是对其子所犯罪行的羞愧和罪责,或许是对媒体曝光过度的“不适应”。 

  这种“不适应”,媒体难辞其责,新闻事实是客观的,但表现事实的感情倾向是不同的,就像《史记》和《晋书》记叙高祖刘邦举义一样,结果是相同的,刘邦当了皇帝,而《史记》侧重描述高祖知人善用一面,《资治通鉴》更多描述刘邦流氓心理的一面。《史记》是西汉官修史书,《资治通鉴》是北宋官修史书,利益立场不同,自然对结果相同事实的过程描述有其认为的主观因素。 

  因此,媒体对周克华的报道态度亦有不同,但从现在的报道趋势来看,都是一边倒,充斥着情绪与道德至上的批评,对于事件及个人的社会因素及本色还原有失偏颇。小小的新闻报道蕴含着人为意识的较量,只是这一次,周克华继马加爵再一次成为媒体软暴力戏谑的牺牲品。而对于国内媒体而言,除了戏谑,还有更多社会责任意识的思考等着他们。(肖虎)